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

翡翠电商你不知道的内幕?

19-06-09 00:47:41 来源:

  我翡翠,喜欢结交天下翠友,将自己学到的一些翡翠知识与大家分享,将一些交易内幕告知喜欢翡翠的外行人。志高说翡翠在翡翠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积累的经验分享给大家,站在客人的角度考虑,用实践多年的经验技巧为大家把关,彼此的利益,实现真正的合作共赢,持续发展,相玉赌石必先赌人,福虽未至祸先远离!

  强势的主播,夸张的砍价,心疼的货主以及最后直播间的网友们对翡翠的哄抢,共同营造了一个翡翠直播电商的典型情景。

  这样的场景几乎每几分钟就会重复一两次,被网友们买下的翡翠会通过加主播微信号付款并发货,没人买的翡翠则直接被主播过掉,继续推销下一款。

  这些主播的工作时间一般从下午三点直播到第二天凌晨,地点大多是在云南边境城市瑞丽或是广东肇庆四会的翡翠卖场里。

  每天的直播期间他们推荐的翡翠吊坠或玉镯少说也有上千件,也有的主播是组团直播的,两三个人轮番上阵,就能实现24小时不停播。

  跟如今火爆的线上卖货相比,五六年前,翡翠行业的线下市场曾经过一波“寒冬”,甚至至今还未缓过来。

  当时因为国内政策及经济发生变化,加上当时缅甸强势控制翡翠源头市场导致价格暴涨,提前透支了部分市场消费能力,翡翠玉石行业在2014年下半年开始转冷。

  据《2014年中国珠宝行业消费数据报告》显示,2014年中国国内整个玉石市场销售额为150亿元,比前一年同比下降了25%。

  截止到2018年,珠宝配饰在淘宝“全球购”呈现大增长趋势,2018年成交同比增长3000%,尤其是来自缅甸的翡翠玉石,成交增速排名第一。

  其实水军在直播行业已经不是潜规则了,2016年社交直播平台映客的投资人朱啸虎就曾谈过,直播间是存在机器人的,目的是为了鼓励新主播。

  志高曾进入快手上一个卖翡翠玉镯的直播间,一条种水质地一般的玉镯售价3万8,直播间里一位顾客听主播的介绍,犹豫了很久,最终却没有出手。

  而且其砍价幅度之大,颇有某些网络游戏“一刀999级”那种夸张和快感,这也是主播们获取用户信任的法宝之一。

  因此尽管在外行人看来价格从几千上万砍到800这种现象很夸张,但其实在行业内的人看来,这也算是一种正常现象。

  一方面是主播与货主之间是否会联手套用户,毕竟在屏幕的另一边主播与货主是可以在镜头之外交流的,关系相对也会更亲密一些,经常做直播的主播早就跟商户们都混熟了。

  一位自称是“赌石专家”的主播,在云南的一家玉石毛料市场里,帮助网友挑选能切割出高品质翡翠的原石。

  该直播间里气氛异常活跃,频繁有人下单,还有人在直播间自曝致富经历,说自己买了一块几千块的石头,切开后都是高品质翡翠,因此赚了几十万。

  主播“赌石专家”甚至还雇佣多名缅甸人在直播间里面冒充摊主,然后自己再与假摊主讨价还价,自导自演给观众设局。

  另外,也有个别主播在翡翠玉石行业不够专业,或者砍价太狠导致货主急眼,最终爆发冲突,云南瑞丽的“姐告玉石市场”和广东四会的翡翠卖场里都曾发生过类似事件。

  这个问题在做代购的主播那里经常被问到,也有人在某直播平台的贴吧里发帖主播,说卖的货无法退,主播直接回怼让他去举报。

  一些代购主播之所以不愿意退换,一方面说是有“行规”,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只做代购,并不是货主,所以退换流程无法完全保障。

  另外还有一部分翡翠主播认为,顾客在购买时就已经讲好的不退不换,且自己又不是货主,所以不退换,这样就不用承担责任。

  近两年,随着直播行业的火爆,各种各样的人都来做直播,其中不乏一些根本不懂翡翠,素质非常差的人。

  那位主播居然的骂这名翠友,口中不断,还在直播间了他的手机号,并号召自己的粉丝打电话他。

  快手曾在去年年中推出快手小店,这个产品助力货主变现是完全没问题的,但对于这些做代购的主播来说,吸引力并不大。

  因为他们只做代购环节,且更信任微信朋友圈,将用户导入个人微信号沉淀下来,还能在朋友圈发其他翡翠产品信息,提高复购率。

  2018年4月,抖音曾整治下架了一批账号和标签,其中一个就有“翡翠赌石”,但快手上的翡翠直播却有很多。

  至于翡翠直播电商未来的发展趋势,淘宝直播在那份报告里还提到,“经过3年的积累,2019年将是商家直播的爆发之年”。

  志高认为,翡翠行业其实并不太需要像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这样的网红来推销代言,甚至根本不需要主播经常出镜,因为主角是翡翠玉石本身。

  当然,随着商家直播逐渐爆发,代购类的主播除了选择与商家深度绑定,似乎也只有李佳琦这一条可以走了。

  而各大翡翠品牌也会继续借助直播电商的风口与网红经济的模式,在广阔的珠宝玉石市场中攻城略地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http://www.ysr8848.com/3/5/detail_16.html